<tt id="xybza"></tt>

    <cite id="xybza"></cite>

    <tt id="xybza"></tt>

  1. <tt id="xybza"><noscript id="xybza"></noscript></tt>

    <cite id="xybza"><noscript id="xybza"></noscript></cite><ruby id="xybza"></ruby>

  2. <b id="xybza"></b>
    <rp id="xybza"></rp>

    HOME 首頁
    SERVICE 服務產品
    CASE 服務案例
    NEWS 熱點資訊
    ABOUT 關于我們
    CONTACT 聯系我們
    創意牛
    讓品牌有溫度、有情感
    專注品牌設計15年

      被疫情改變的紐約公共空間設計

      發布時間:2021-04-27     作者:創易牛    閱讀:

      據《紐約時報》報道,時代廣場中心的紅玻璃樓梯被封鎖了,這里是自拍游客的聚集地;在曼哈頓上東區,人們呼吁建立單向人行道,因為那里的混凝土太窄,無法讓人們保持六英尺(約合1.8米)的距離;布朗克斯小意大利區(Little Italy)的中心,餐館正轉向路邊用餐,以便顧客可以分散開來......一系列新的規則和設計正在盡量保證紐約人在通常擁擠的廣場、公園和街道上的安全。 

      一、空間設計之社交疏離面臨嚴峻考驗
      隨著紐約市在關閉三個月后放寬限制,曾擊退冠狀病毒的嚴格社交疏離正面臨迄今最大的考驗。雖然還遠未恢復正常,但空蕩蕩的街道和人行道上已經開始擠滿了通勤者,廣場上的游客越來越多,操場上的孩子們熙熙攘攘。
      大流行已經奪走了很多東西,它給公共場所帶來了新的挑戰,這些公共場所從設計上來說,是要讓所有人共享的,但像紐約這樣的城市的中心,有限的空間迫使人們聚集在一起。
      在過去的二十年里,紐約市極大地擴展了它的公共空間網絡——包括新的展示公園和從街道上開鑿出來的步行廣場——它們成為無數住在小公寓里的紐約人的后花園。

      雖然這些空間讓城市更有活力,但它們也吸引了人群,現在使它們成為公共健康的威脅。
      一些比紐約重開得更快的州,包括佛羅里達州、德克薩斯州和亞利桑那州,由于人們紛紛回到海灘、購物中心和其他公共場所,冠狀病毒病例激增。
      "每個人都急于鼓勵公眾活動,但如何在不完全了解風險的情況下安全地開展呢?"一個有影響力的規劃組織——區域計劃協會的主席湯姆·賴特(Tom Wright)說。
      甚至在成為疫情中心的紐約市于6月8日正式開始重新開放之前,街頭就擠滿了抗議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殺害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的示威者。
      隨著病毒疲勞癥的出現,人們越來越無視社交疏離規則:在公共場合不戴口罩,擁擠在酒吧周圍,在游樂場正式重新開放前切斷鏈子。
      隨著紐約市開始重新開放,又有數千名工人走上工作崗位,以及受到重創的餐館開始提供戶外服務,市和州官員將面臨更多嚴峻的挑戰。 

      9.1..jpg

      二、空間設計之更開放、更有創意的方式
      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宣布了一項戶外用餐計劃,允許餐館擴大人行道、停車道和廣場上的戶外座位。餐館很快就能使用已經禁止通行的街道。一些室內用餐最早可能在7月6日恢復。
      為了應對疫情,在居民和交通倡導者的壓力下,紐約市關閉了44英里街道,允許人們步行、騎自行車和保持社交距離。市長上周宣布,將再關閉23英里的街道。
      紐約市交通專員波利·托滕貝格(Polly Trottenberg)表示,大流行給了人們一個機會,讓他們擁有自己街道的所有權,并在如何使用這些街道方面有了更多的發言權。
      她說:“人們希望看到城市街道以更開放、更有創意的方式使用?!?nbsp;9.2..jpg

      一些上東區居民呼吁修建單向人行道?!叭ト魏蔚胤降膲毫Χ荚谟诘竭_那里的過程,因為人行道太窄了,”代表部分街區和羅斯福島的市議員卡洛斯(Ben Kallos)說。
      市交通局官員表示,雖然他們贊賞這個有創意的提議,但這并不實用,因為可能需要人們穿過更多的街道才能到達目的地。
      一些企業預計,檢查員工是否攜帶病毒的檢查站會導致員工排起長龍,并蔓延到人行道上,因此正在考慮錯開工作時間;要求員工爬樓梯而不是等電梯;設計和咨詢公司奧雅納(Arup)的負責人瑪格麗·特紐曼(Margaret Newman)說,他們還安裝了自動識別高溫人群的攝像頭。
      紐約市一些最受歡迎的廣場和公園已經采取了防止擁擠的措施,包括拆除椅子和桌子;在曼哈頓服裝區的百老匯沿線,只有約三分之一的椅子被擺放出來;商店和餐館外的人行道上,每隔六英尺就會貼一張貼紙,告訴人們該站在哪里。9.2-1..jpg

      時代廣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聚集地之一,每天吸引著多達45萬人。27層紅寶石色的玻璃臺階,一次可容納數百人,已被無限期關閉。數十塊具有戲劇風格的標牌提醒游客注意社交疏離規則,其中一塊標牌上寫著 "歌劇魅影:自1986年起普及面罩"。

      在位于曼哈頓中心地帶的另一個擁擠場所布萊恩特公園(Bryant Park),每個衛生間限制三個人。飲水機被改造成洗手池。國際象棋愛好者們被鼓勵坐在單獨的桌子上,用單獨的棋盤,互相叫棋。而當旋轉木馬重新開放時,孩子們將每隔一匹馬就坐。9.2-2..jpg

      在中央公園,當被稱為 "綿羊草甸 "(Sheep Meadow)的15英畝茂盛草坪變得擁擠時,警察將限制進入。在布魯克林大橋公園,健身課和籃球、排球比賽已經暫停。在附近的多米諾公園(Domino Park),草坪被劃分成30個白色圓圈,每個圓圈直徑8英尺,間距6英尺,公園工作人員會提醒人們待在自己的圈子里。

      布朗克斯區貝爾蒙特(Belmont)附近有個區叫“小意大利”(Little Italy),商業改善區(business improvement district)計劃在晚上把阿瑟大道(Arthur Avenue)的一段地段改造成一個意大利廣場,在人行道和部分街道上擺上桌子,同時仍留有空間供應急車輛通行。
      貝爾蒙特商業改善區主席彼得·馬多尼亞(Peter Madonia)說,“讓人們重返工作崗位是我們的首要任務,但與此同時,我們也需要重新接上‘肢干’,使其變得完整?!?/p>

      雷吉娜·梅爾(Regina Myer)是布魯克林下城伙伴關系(Downtown Brooklyn Partnership)的成員,她最近帶著交通專員在附近參觀了一圈,指出可以把桌子和座位帶到戶外的地方,包括Junior 's餐廳外的一個地方,這家餐廳以芝士蛋糕聞名。
      “讓Junior 's餐廳重新開張,”梅爾說,“將是這個行政區的一個巨大象征?!?br/>在皇后區,長島市(Long Island City)的一些業主正在考慮利用私人停車場的空間作為戶外餐廳座位,以幫助他們的租戶。

      不過,許多監督公共場所的人說,他們在保持社交疏離方面所能做的也就那么多了。9.2-3..jpg

      三、空間設計之缺乏統一的官方指導
      由于市政府對街道和戶外餐飲以外的公共空間幾乎沒有任何官方指導,許多企業和社區組織才不得不自行思考如何保障人們的安全。
      管理時代廣場的時代廣場聯盟總統成員蒂姆·湯普金斯(Tim Tompkins)說:“我們希望市政府能提供指導方針和某種程度的強制執行,以幫助我們管理這些公共空間?!?br/>負責管理紐約一些最繁忙社區數百個私人公共場所的城市規劃官員說,他們將很快發布一項計劃,讓社交疏離成為可能。9.3..jpg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城市規劃與設計教授杰羅德·s·凱登(Jerold S. Kayden)說,在許多城市,公共空間基本上是零碎地創建的,而不是通過總體規劃,由政府機構和私人業主拼湊而成。我們需要從整體上考慮公共空間?!?br/>商業改善區領導游說市政府官員加快戶外餐飲的審批程序。截至周日,已有6000多家餐廳提出申請,其中曼哈頓有3000家。
      “戶外座位是一條生命線,”PMac酒店集團(PMac Hospitality Group)的老板邁克爾·麥克奈米(Michael McNamee)說,該集團在曼哈頓擁有幾家餐廳,包括位于市中心的荷蘭弗雷德(Dutch Fred’s)和坦納·史密斯(Tanner Smith’s),“我們需要客戶對我們擁有安全、無病毒環境的能力感到有信心?!?br/>麥克納米表示,把餐桌搬到外面并不能抵消室內容量減少帶來的損失,但可以讓他的餐廳重新招回50%的員工。

      教授凱登(Kayden)說,一些新的想法和措施可能會在疫情暴發后持續更久,并從根本上改變公共空間的設計方式。
      “每個人都在重新考慮他們的公共空間,”他說?!昂芏嗳死眠@次危機想要更多更好的公共空間?!?/p>

      中文字幕不卡乱偷在线观看